参加书架 | 引荐本书 | 回来册页

12bet网 -> 东汉末年立志传 -> 明升备用网址 -> 第二卷 第七十五章 终战

第二卷 第七十五章 终战



上一页        回来目录        下一页



    应几女的要求那一天陈蓦早早便起床了趴在沙发望着唐馨儿在厨房一阵繁忙陈蓦不由有种再世为人的幻觉。

    “丈夫……啊不老公这个油烟机是不是按这儿?”盯着厨房内的油烟机望了半天唐馨儿转过头来一脸犹疑地问道。

    陈蓦摇摇头哑然失笑站动身来帮唐馨儿打开了油烟机。

    好像是留意到了陈蓦脸的坏笑唐馨儿不由得俏脸一红悄悄推了几把陈蓦娇嗔说道“你快去唤宁儿姐姐还有素素妹妹起来莫要在这儿气妾身……”

    “我哪气你了?”陈蓦大喊冤枉只可惜唐馨儿却一点点不理睬他的解说硬是将他推出了厨房。

    无法之下陈蓦只要去实行自己大夫人所分配的使命去叫张宁与张素素起床。

    说起来也奇怪了张素素往rì在那个国际担任丞相时历来都是鸡鸣时分便早早动身勤于政务没有半rì偷闲但是自从当了乖乖媳妇后却显得有些无所事事整天除了玩仍是玩活脱脱像个没长大的小女子。

    “起来了!”望着房内床那睡姿不胜的张素素陈蓦没好气地摇了摇头走前不拍了拍张素素的脸蛋。

    “唔唔……”睡梦中的张素素不适地缩了缩身子在陈蓦重复唤了好几声后这才慢慢张开模糊的目光无精打采地坐了起来。

    “好厌烦。人家正梦到赤壁之战大杀四方。把小蓦等杀得一败涂地呢……”

    “是是是张丞相您老能够动身了么?”

    望着陈蓦无法的表情张素素忍俊不由在噗嗤一笑后一把搂住了陈蓦的手臂撒娇般说道“小蓦今日去哪玩?”

    “玩玩玩就知道玩……”陈蓦伸手点了点张素素的脑门。但是一看到她撅着嘴的冤枉么容貌陈蓦的心不由又软了下来在摇了摇头后没好气说道。“说吧又看中哪了?”

    “嘻嘻!”见陈蓦这么说张素素脸的表情登时乌云放晴搂着陈蓦的手臂兴味盎然地说道“素素昨日在那个电视看到什么海底乐土带我去嘛……”

    陈蓦闻言吃了一惊惊诧说道“那很远啊开车也要大半天你在车忍得住孤寂?”

    “要……要那么久啊?”张素素脸显露几分惊奇。继而缩了缩脑袋怯生生说道“可不能够用妖术啊?素素和姐姐都能容易办到……”

    “不!就开车去!”打断了张素素的话陈蓦义正言辞地说道。

    张素素缄默沉静了一双隐约带有魅惑的眼睛眨了几下好像在权衡着利害得失终究她仍是退让了。

    “好嘛就开车去……”

    “那就快点起来吧!”拍了拍张素素的脸蛋陈蓦走出了卧室。

    本来想再去叫张宁。但是当陈蓦从张素素的房里出来时张宁现已坐在沙发前继续她每rì的功课看新闻。

    鉴于陈蓦制止张宁与张素素姐妹用心术窥探别人心里的主见与回忆是故为了愈加了解自己所身处的国际。张宁只能经过媒体等信息途径。

    “又要下雨啊?”走前去的陈蓦正好听到电视机中播报今rì的气候。

    不得不说。陈蓦厌烦雨天由于那种湿漉漉的感觉经常会让他联想到最初手染鲜血的自己。

    好像是听到了陈蓦的牢sāo张宁回头过来微笑着说道“蓦哥哥厌烦雨天么?假如是这样妾身能够发挥天象之术……”但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蓦打断了。

    “别别别我仅仅发发牢sāo算了其实下雨不下雨没什么所谓的……”

    “喔……”张宁似懂非懂地址了允许。

    见她好像已打消了用妖术改动气候的计划陈蓦暗自松了口气。

    要知道在前段时间的某一天也是这样由于陈蓦随口一句使得张宁祭起六丁六甲之术强行驱散了充满于空中的雨云改动了气候非但狠狠甩了改rì气候局一个大大的嘴巴更让很多市民倍感惊奇惊奇那片漆黑雨云的散失。

    为此陈蓦但是提心吊胆了好些rì子呢。

    或许是由于并非这个年代的人吧众女关于这个国际那所谓的尘俗有些不以为然唐馨儿与孙尚香还则算了但是张宁与张素素可不是一般的女子一个欠好恐怕二零一二就要提早来临。

    不过相关于张素素陈蓦对张宁仍是要定心许多终究这个女子的xìng格与唐馨儿有些类似简直不会做出违反陈蓦志愿的是比起张素素这个有时分胡搅蛮缠的长不大的小女子明显要好许多。

    “姐今日有什么风趣的事发作么?”伴随着一声呵欠张素素仅仅穿戴一身睡衣便走了出来这让历来重视外表的张宁皱了蹙眉。

    “穿个睡衣就处处晃……还不速速去换一身?”

    “不是在家嘛有什么关系……”说着张素素走到茶几旁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咕嘟咕嘟将其喝完继而环顾四周惊奇问道“小三呢?”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一个愤恨的女声。

    “谁是小三啊?!——张素素你给本宫说清楚!”

    陈蓦暗暗叹了口气望向门口只见孙尚香拎着一袋子的菜肴资料正对张素素侧目而视。

    说起来不知从何时起张素素便以小三这个蔑称来称号孙尚香。

    也难怪要知道在张素素看来唐馨儿毋庸置疑是正室其位置现已是她所无法撼动了的。至于张宁。一来是她的亲生姐姐二来张宁从前为了陈蓦不惜牺牲自己这份情意无论是张素素仍是陈蓦都是无法舍弃的至于孙尚香嘛……

    抱愧她张素素可没好心到将自己所爱的人分给其他女性!

    “不是么?又没有叫你厚颜无耻要跟着来……”端着手中的茶杯张素素轻声嘀咕着。声响不大不小恰恰能让孙尚香听得清清楚楚。

    “你!”孙尚香的脸登时涨红不已愤慨地将手中的袋子重重放在桌望着陈蓦怒声说道。“陈奋威你给我说清楚最初是你叫我来仍是本宫厚颜无耻要跟着来的?”

    陈蓦闻言苦笑不得正要说话又听张素素低声讥讽道“还本宫……江东的郡主公然是了不起啊!”

    “你!”孙尚香脸恼怒之sè更甚能够说差点就要被张素素气哭了。

    “你说话啊!”她恼怒望向陈蓦。

    望了眼孙尚香又望了眼张素素陈蓦心中苦笑不已。正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说谁也不当啊要知道孙尚香但是孙坚托付给他的至于张素素那更是不用说无论说谁恐怕都有些不当。

    好在这时唐馨儿端着盘子从厨房走了出来轻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一见面就吵架。你们两个肯定是宿世的冤家……”

    而别的一边张宁亦走到孙尚香身旁低声安慰着她终究再这么看都是她的妹妹无礼寻衅在先。

    望着孙尚香既冤枉、又愤恨的神sè。张素素满意一笑正要说话。却见陈蓦望了一眼她压低声响说道“假如还想去海底乐土玩的话就别再胡闹了!”

    “喔……”终究是对海底乐土的神往战胜了捉弄孙尚香的趣味张素素当即闭了嘴。

    在吃饭的时分陈蓦向众女说出了今rì的计划当然了他没有说那是张素素的主见不然孙尚香恐怕又要闹别扭了。

    “海底公园?”唐馨儿疑问地望向陈蓦身旁孙尚香亦是一脸不解之sè。

    见此陈蓦便简略地解说了一番不得不说这个解说很有用至少在说完之后唐馨儿与孙尚香都显露了神往的神sè连带着张宁眼中亦显露几分兴致。

    “不过有言在先不许发挥妖术、不许发挥武魂;不许吵架、更不许大打出手不然就不去了!”明显陈蓦这句话是故意针对张素素与孙尚香所说的终究唐馨儿与张宁都是识大体的女子不会像那两个那么孩子气。

    “喔……”或许是留意到了陈蓦眼中几分较真的神sè张素素与孙尚香乖乖点了允许。

    “海底公园那是什么样的?妹你知道么?”张宁猎奇问道。

    “嗯好像是建在水下的姿态……”张素素似懂非懂地解说道。

    “水下?那不是……妾身可不会水xìng呀!”唐馨儿一脸惊sè继而有些忐忑不安。

    “唐姬姐姐定心若是你溺水了本宫救你便是……”孙尚香一脸满意地说道。

    望着叽叽喳喳谈论阵阵的众女陈蓦苦笑着摇了摇头。

    ……

    ……

    “蓦哥哥蓦哥哥?”

    “唔?”慢慢张开眼睛望了一眼四周陈蓦的眼中隐约浮现出几分绝望只见他苦涩一笑摇头喃喃说道“又仅仅梦么?”

    “蓦哥哥又梦到什么了?”张宁猎奇问道。

    “梦到一些很不错的事”说着陈蓦揉了揉鼻梁正sè问道“怎样?宁儿预备好了么?”

    “嗯!”

    陈蓦闻言站动身来顺着张宁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平地鳞次栉比地划满了艰深难解的道符不过最zhōng yāng的五个圈中那麒麟、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的图画陈蓦仍是看得懂的。

    “这不是四灵之阵么?”陈蓦疑问地望向张宁终究最初诸葛亮与张素素也摆过一次。

    “能够说是也能够说不是”点允许又摇摇头张宁仔细解说道“四灵之阵能够说是最根底的灵阵这五种神兽能够包括全国各种飞禽走兽比方蓦哥哥的贪狼与白泽。前者无角、又为走兽。是故归属白虎后者额生瑞角属麒麟其他飞禽归朱雀麟甲者归青龙……”

    “好了好了”打断了张宁的解说陈蓦苦笑说道“这些道家中的事你对我说再说。我也记不得……”说着他顿了顿犹疑问道“用这个阵法。便能回到真实的三十年前?”

    “嗯!”张宁点了允许。

    深深吸了口气陈蓦仰头望了一眼天空继而沉声说道“那还等什么……”

    张宁张了张嘴yù言又止在静静叹了口气后走向阵法的zhōng yāng静静念起了道家口诀。

    当即地上那些张素素用棍棒画出、再铺之以朱砂、金粉的图画慢慢绽放出亮光继而。最zhōng yāng那五个圈中那麒麟、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五头异兽居然慢慢地从地显现出来活生生地呈现在陈蓦面前。

    “开!”伴随着张宁一声轻斥那五头神兽嘴里各自吐出一个光球那光球在慢慢落地之后居然变成一面似乎水晶般通明的门户。

    留意到张宁转过头来望了一眼自己陈蓦深深吸了口气大步朝着那扇似乎水晶般通明的门户走去。

    遽然一只小手拉住了他……

    是张宁。她的右手紧紧地抓着陈蓦的手臂但头却撇向别的一个方向。

    好像是感触到了张宁心中的不安与惊骇陈蓦抓住那只小手用右手在她手背悄悄拍了拍。

    “……”张宁慢慢转过头来深深望着陈蓦。yù言又止谁都知道她这般犹疑是想说什么。

    “定心吧。宁儿”紧紧抓住了张宁的小手陈蓦用无比仔细而严厉的声响说道“我会回来的……并且在回来时我会将你所了解的素素与馨儿亦带回来!”

    “……嗯!”眼眶中浸着几丝湿润张宁重重点了允许继而慢慢放开了拉扯着陈蓦手臂的右手。

    “等我!”久久望着张宁陈蓦深吸一口气大步走入了那道门户。

    就在陈蓦踏入那扇门的一会儿他只感觉四周的现象好像泡沫般溃散四散在他眼前的那是很多到sè彩各异的光线耳边除了嗡嗡的声响他什么也听不到。

    这个现象不知继续了多久陈蓦只知道当他认识届时他已站在一片绿草茵茵的平地。

    “现已到了么?——莫非这便是三十年前的?”

    望了一眼自己的左手陈蓦不敢确认地说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山坡传来一声责问。

    “汝何人?!”

    陈蓦下认识地望着那里望去惊奇地发现本来无人的当地不知何时居然呈现了一位身穿儒衫的儒士细细一看对方面庞后他更是惊奇。

    “江先生你怎样会在……”

    遽然陈蓦的声响戛但是止由于他留意到对面的那位儒士面sè严寒地不似寻常人尤其是那双似乎不带一点点情感的眼睛更让陈蓦感觉心中一惊。

    “原来如此主动找门来了么?”

    想通了其间要害的陈蓦轻笑一声。

    啊对面那位儒士并不是他在后世所结识的那位江姓先生而是天道所挑选的仙人。

    想了解了这一点后陈蓦天然也没有想与对面那位仙人叙旧的意思了终究对方并不是活生生的人仅仅仅仅一个兼顾仅仅一股毅力一股单纯为了保持天道正常运作的认识。

    不过出于礼节陈蓦仍然抱拳自报了身份。

    “陈蓦!”

    “……”那位仙人深深望了一眼他遽然沉声说道“从何处来回何处去!”

    “呵!”陈蓦闻言轻笑一声继而舔了舔嘴唇低声说道“假如我说不呢!”

    当即那位仙人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只见他抬手一指陈蓦登时天空中劈下一道雷电正中陈蓦。

    “公然是天道无情啊……”在那位仙人略感惊奇的目光下陈蓦深深吸了口气遽然暴喝一声登时一股无比强壮的气势从他身体中汹涌涌出居然将那道雷电吹散。

    “用气味便吹散了天雷?”自言自语一句后那位仙人的目光登时变得凝重起来在深深打量了一眼陈蓦后冷冷说道“汝真yù逆天而行?”说着只见他右手一抬登时那六本天书瞬间而至漂浮在他四周唰唰作响地翻着册页继而一股似乎天崩地裂的气势一股压向陈蓦隐约让陈蓦有些喘不过气来。

    “公然在你手中呢六本天书……”陈蓦苦笑一声。

    “唔?”仙人的眼中隐约显露几何惊奇惊诧问道“汝竟识得天物?”

    陈蓦淡笑一声苦涩说道“不光识得我还用过用他重置了整个前史……”

    “你竟……”仙人的眼中显露了浓浓惊骇不知为何他眼中的冷意逐渐缓和了下来疑问说道“既然如此你还有何不满?”

    陈蓦缄默沉静了在半天之后慢慢摇头说道“或许那样的国际也不错但是……其间所支付的价值太过于沉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位仙人慢慢点了允许一副茅塞顿开的容貌也不知他终究了解了什么。

    继而鄙人打量了几眼陈蓦后那位仙人沉声说道“你虽有许多杀孽但亦已将其化解再者我也未曾从你身感触到邪念不过即便如此我亦不能将这六本天书交给于你!”

    “能够了解!”陈蓦点了允许。

    的确要知道对方但是天道的代言人维系着整个天罡的正常运作又哪里悄悄松松便能将那至关重要的天书给陈蓦再说了陈蓦也没想过单凭几句话便能压服对方。

    “看你的本事了!”深深望了一眼陈蓦那位仙人长袖一挥登时整个六合失去了颜sè乌云密布的天空中隐约浮现出一条巨大的蛟龙身形而与此同时整个大地亦呈现了许许多多方方正正的格子。

    继而一枚枚大如磨盘的是非棋子从空中坠落坠落在地变成一个个身材魁梧的傀儡粗粗一目测居然有多达成百千。

    不得不说这便是道家无之神通惹是生非!

    而就在这时陈蓦慢慢地举起了右拳继而猛地朝前方挥出。

    虎炮!】

    似乎一阵飓风吹过令人难以置信地那成百千的傀儡居然被陈蓦一拳打成了粉末……

    不!

    不对炸毁那些傀儡的并不是陈蓦而是在陈蓦死后若有若无的那个虚影那个高达数十丈、身穿黑甲甲胄、背负着很多利刃的人形虚影那个造型就似乎是将陈蓦身穿盔甲的容貌扩展了很多倍。

    武魂武曲】!

    “竟有此事……”仙人的眼中显露了浓浓的震慑继而长长吐出一口气喃喃说道“看来我是小看你了……”说着只见目光一变登时天空中落下很多到密布的雷电恍如电网一般。

    面对着那些近在咫尺的雷电陈蓦目光一凛猛地挥出一拳。

    与此同时他死后的武魂武曲】亦重复他的动作更有甚者将陈蓦所的发挥的虎炮其威力扩展十倍甚至数十倍一拳将面前那很多道雷电打得破坏甚至于地上居然呈现了一道长达数百丈的深涧。

    望了一眼那高高在的仙人陈蓦深深吸了口气。

    馨儿、宁儿、素素……

    等着我!

    在那个犹如梦境般夸姣的国际……(未完待续。假如您喜爱这部著作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引荐票、月票您的支撑便是我最大的动力。)

    ...
没看完?将本书参加保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仿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老友章节过错?点此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