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12bet网 -> 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 -> 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9章 尹氏家族:老六进京(求推荐!)

第19章 尹氏家族:老六进京(求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黑夜中,尹存温叹息一声,“人心不古啊!”

    包里其实也没啥,身份证和驾照在羽绒服内兜,现在钱也都在手机上,包里就两百块现金,一卷卫生纸,一张两年前的京城地图。

    不就是两百块钱吗,丢了就丢了,我都开宝马了我还在乎那个!

    尹老六掏出手机,准备叫车,用手机支付。

    然而刚一摸兜,“兔崽子,手机也不给我留下!”

    现在尹老六有点慌了,不过想想,他那手机是儿子给的,有密码,而且贼鸡儿复杂。

    应该攻不破吧。

    他稍微放心了些,那现在?

    不远处就有警察巡逻,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跟女儿差不多大,虽然眼睛瞪得倍儿圆,但其实很困吧。

    算了,不打扰他了。

    他也是怕报了警,跟自己掰扯个没完,做记录啥的应该挺麻烦的,那样一来,今天的升旗怕是看不成了。

    还是先把升国旗看了,再报警就可以慢慢聊了,喝着茶下着象棋聊都没事。

    说走就走,去晚了就没地落脚了,腋下没包,尹老六走起来虎虎生风。

    从西站到广场的路很好走,一路向东即可。

    他至今还记得十六岁第一次跟父亲进京,就是这么走的,走着走着就能看到一个很大的空地,那就是广场了,乌央乌央全是人。

    这段路程顶多也就两小时,尹老六边走边看,但已经找不到当年和老父亲进京时候的旧模样了,唉,一转眼,自己都快六十了。

    广场到了,不少人裹着大衣,冬天里的人气要弱一些,到了夏天,那才热闹,当年送闺女上学就是夏天。

    送儿子?不存在!他自己能行。

    尹老六已经挤到了最前面,他问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半大老头,“老哥,几点了现在?”

    “六点。”

    “那还得一个多钟头呢。”尹老六道。

    “等呗。”

    “老哥哪里人?”

    “中原省。”

    “那咱们是邻居,我冀省的。”

    尹老六非常爱聊天,很快就把这老头打听清楚了,原来这位是陪老伴儿来看病的。

    这是他们第一次来京城,老伴儿在宾馆休息,他跑来看升国旗。

    互通了年龄,原来这位还比自己小两岁,但看着可是没自己成色好,还得说自己心态好,会保养。

    “孩子都忙吧?”

    “就一个儿子,当兵的,救灾的时候没的。”

    尹存温肃然起敬,本想吹自己闺女清北,儿子斯坦福,还给自己买宝马,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

    一个小时内,人越来越多,升旗队伍也出现了,一个个都是挺拔帅气的小伙子,身高都是一样的。

    尹存温看的羡慕,想当年自己怎么就没当个兵呢,都怪老父亲,就自己这么一个宝贝老儿子,说啥也舍不得放手。

    今天的风很给面子,升旗兵将五星红旗扬起,立即被吹了起来,所有人肃穆地看着那团缓缓升起的红色。

    也有拍照的,要不是手机丢了,尹老六也想拍,回去给那些没来过京城的小崽子们看看。

    听了国歌,升完国旗,天也大亮了。

    刚才那位姓王的大兄弟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那自己现在是,走回火车站报警,还是……

    突然,尹老六想起一件事,好像往南一走,过了前门,在大栅栏一带,就是他二哥家!

    他之前在二哥家住过,还曾羡慕二哥家离广场这么近,天天都能看升旗。

    路线他至今还记得!

    尹老六是他爸唯一的儿子,这个二哥自然不是亲二哥,是堂哥,而且比他大了二十多岁呢,说不上多熟,彼此间还有点小摩擦。

    他们家族算的上人丁兴旺,简单说来,是分为三支的。

    尹存温的父亲兄弟三个,父亲排老三,其实是老四,但真正的老三早早夭折,所以他就升级了。

    大伯过世的早,留下了三个儿子,分别是尹存温的大哥、二哥、还有四哥。

    二伯前两年到了100岁整的时候过世,身后有三哥和五哥。

    两位伯伯都只生儿子,生女儿的重任落在了尹存温父亲的肩上,他父亲先后生了四个姑娘,到了40岁高龄的时候才有他这么个儿子。

    按照“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顺序取名,他们这一代有六个男丁,他就叫尹存温,人们都叫他老六,最大的尹存仁比他大了近0岁。

    当年大伯去世的早,大伯母改嫁,三个儿子都是二伯和父亲带大的,按理说这也算养育之恩了。

    可尹老六觉得,他这个二哥一直看不起他们这些乡下穷亲戚,当然,主要是指老三、老五还有他。

    至于老大和老四,那都是他亲兄弟,这些年没少沾他的光。

    谁让他尹存义是尹家,乃至整个尹庄的骄傲呢。

    尹存义很小的时候就出来当兵了,他能说会写,深得领导赏识。

    后来几次上战场的机会都没落在他头上,然后顺顺利利转业,在京城当了干部。

    再然后还成家立业,娶了京城人,在皇城根附近有了自己的家产,连县领导都要叫他一声“尹老”。

    大哥尹存仁家的老大靠着这位二叔的关系,开始折腾经商,如今在省会常山也算是颇有名望,大哥家的老二走的仕途,最后在市局一级退的。

    四哥尹存智家的大强虽然不太成器,但也在村主任的位子上干了十几年,镇上还有自己的产业,另外大强的大姐嫁得好,是个官太太,二姐是市里的某银行高管,是农村人非常羡慕的职业。

    至于尹老六自己,年轻时候在京城打工,曾在二哥家住过一段时间,被二嫂各种嫌弃,还污蔑他偷书,后来他愤然离开自谋生路。

    这也就算了,毕竟是让自己住过。

    等到了三哥家的大勇和五哥家的大度来到京城谋生,想求他们的二伯帮忙介绍个工作,这位二伯百般推脱。

    最后还是两兄弟自己在建筑工地找的活儿,大勇因此手臂落了残疾。

    要知道三哥跟二哥就差一岁,两人是一个锅里吃着饭食,光着屁鼓长大的情谊,这都不帮忙。

    如果说他是有什么难处的,那还真不是。

    没过多久,二哥那个老娘改嫁后生的儿子来京寻亲,被二哥安排的妥妥的,如今竟也落了京城户口,成了京城人。

    这件事传回老家,二伯难过了好久,因为这些事,二房、三房跟越过越好的大房就开始有点疏远了。

    直到大哥尹存仁落叶归根,从省城搬回老家住,在这位老人的善意下,三脉的关系才缓和了些。

    不过尹老六依然不跟二哥来往,觉得他对兄弟子侄们不仗义,白叫尹存义了,应该叫尹不义。

    到两年前,二伯去世,正好百岁,大哥建议办的隆重些,尹家六个兄弟都要出席。

    还有下面的那些子子孙孙也都叫回来,包括尹鹤也放下工作从米国赶了回来。

    那是尹家人聚的最齐的一次,因为“尹老”这次归乡,不少县里的领导都出席了这次葬礼,让尹家大大涨了脸面。

    尹老六和二哥时隔多年再次见面,也说了话,但尹老六依然讨厌二哥那随处散发的傲慢。

    如果他是对自己傲也就罢了,毕竟自己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当兵走了,大家不算多熟。

    可并没不是,此时的他对自己还算可以,为啥,因为自己的儿子女儿太优秀!

    就算他有京城户口,可是他的孩子里也没有考上清北和斯坦福的,这是谁见了都要挑大拇指的无上荣耀!

    他的倨傲恰恰是对跟他年龄最接近,和他一起长大的三哥和大姐他们。

    就因为他们的日子过得最差,落魄地跟他这个京城领导完全两个画风,所以连跟他们说一句话都不情愿,倒是跟那些来看望他的县镇领导们谈笑风生。

    那可是跟他一起长大,度过了最艰难岁月的兄弟姐妹啊!

    换做以前,就算尹老六来京城了也不会去找二哥,感情太淡薄了,为了省那点旅店费去蹭住,他做不出来,伤自尊。

    不过现在他儿子有出息,老六底气足了,不存在自卑心理,倒是有心过去给尹存义找点不自在。

    反正就是几步路的功夫,闲着也是闲着。

    按照自己记忆里的路线,尹老六很快就找了过去,都是l区,变化并不大。

    两年前归乡的尹存义说过,他还住那个四合院,不过以前是三家合住,现在整个四合院都是他一个人的了,还怪冷清寂寞的。

    说这话的时候,四哥在旁连忙科普京城四合院的天价,然后引来一阵羡慕的惊呼。

    别看只有00平的四合院,那可真是他们这辈子都无法触及的天价!

    快到了的时候,尹老六摸了摸兜,在驾照里面还夹着十块钱。

    他见旁边有个水果店,走了进去问,“这个香蕉怎么卖?”

    “六块二。”

    “我问这种小的。”

    “四块八。”

    “那这个呢?”尹老六指着一堆开始变黑的香蕉。

    “三块钱就行。”老板依然脸上挂笑。

    “来十块钱的!”尹老六豪迈道,“不要多不要少,我就这十块钱。”

    掂了掂手上(无限)斤的香蕉,尹老六心想:我也算礼数周全了,没有空着手。

    不过到了地方,尹老六有点拿不准是这个门,还是那个门,这四合院的大门跟他当年见到的可是大不一样了,参照物的槐树也没了。

    而且人家门上还写着“非旅游景点,勿入!”的字样。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个胖乎乎的,笑眯眯的老头,提溜着鸟笼子走了过来。

    虽然他头发全都染成黑色,脸上也红光满面,但起码七十往上,而实际年龄是八十整,依然很健康。

    尹老六立即叫住他,亲切道,“二哥!”

    尹老二眼睛眯的更小了,打量着尹存温,“老六?”

    尹老六激动地抱住二哥,把他的鸟吓得一激灵。

    “二哥,我可找到你了!”

    “你怎么来了?”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堂弟,尹存义缺乏心理建设。

    “先进家里说话,”尹老六热情地推门就要进,“是这户吧。”

    “哦,是吧。”

    三百平的院子,在他们农村那都算小的,更何况还四面都是房屋,就更显的拥挤了。

    不过这个小院子设计的还蛮别致的,院子中间有个大陶缸,不是养鱼的,是种荷花的,当然现在就只有冻着的淤泥了。

    东屋旁边有颗石榴树,尹存义刚把鸟笼架上,保姆小蔡阿姨就跑出来,“尹老您回来了,这位是?”

    “哦,这是我兄弟,老六,这是蔡阿姨。”

    “这年纪,我应该叫蔡大妹子吧,”尹老六笑着把香蕉递过去,“大妹子,兜里就剩这点钱了,不是啥好东西,别嫌弃。”

    蔡阿姨很是嫌弃地看着这点香蕉,转身拿进了厨房。

    尹存义问,“老六,你来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啊,我让孩子们接你啊。”

    “唉,别提了,包和手机都被偷了!”

    “啊,京城治安现在都这么乱了吗,你是在西站丢的吧,我给张所长打个电话。”尹存义说着就要找手机。

    别看他最终官做的不算多大,但身在京城,又会来事,人脉却是不小,据说连几位老将军都能说上话。

    尹老六没拦着他,由着他当着自己面给一个叫小张的打了一通电话。

    最后他道,“你就放心吧,肯定给你找回来,那你吃早饭了没?”

    “没吃呢,我看了升国旗就过来了,就十块钱还给你买香蕉了呢。”

    “小蔡,你给老六做点早饭吧。”尹存义喊道。

    “那你不吃啊?”

    “哦,我在外面吃了。”尹存义打了个饱嗝。

    尹老六清楚地闻到了卤煮的味道!

    “二哥,我不想在家里吃,要不你带我出去吃吧,你们这条街不是有个百年卤煮老店吗,我可稀罕那口了!”

    尹存义摸了摸自己的兜,自从老伴去世后,他也宽裕了不少,“那行吧,我就再陪你走一趟。”

    尹老六不客气地对小蔡喊道,“大妹子,再准备一套被子褥子,我晚上在这睡,中午做点好吃的,我跟我哥要好好喝几杯!哎呀,你这院子真大,空房子不少呢!”

    前面的尹存义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啥,不走了?

    ……

    尹鹤和阿芙已经坐上了聂倩的车,准备去她爷爷那里。

    车里有大箱小箱的不少礼品,都是阿芙买的,还有不少鹅国特产,总觉得以尹鹤的身份送那个有点怪怪的。

    她看上去有点紧张,尹鹤拉着她的手,“你见巴菲特都没这么紧张啊。”

    “那能一样吗,巴菲特可没这么好看的孙女,”她看了一下前面的聂倩,“而且我要让爷爷喜欢我啊。”

    “老爷子曾经去苏连留过学,要不你跟他唠点鹅语?”尹鹤提议。

    阿芙洛拉同志想了想,“可,可我不会啊!”

    尹鹤还能说什么呢,一个二代移民,父母都是鹅国人,竟然都不会说鹅语了,但中文贼溜!

    “悲哀啊,我替你感到悲哀!”

    阿芙不好意思道,“那我现在向晓圆学还来得及吗?”

    晓圆和小芳开车在后面跟着,到时候她们就在外面不进去。

    尹鹤摇摇头,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喂,妈……我爸来京了?哎呀,他要是着急开车,我让人给他开回去就是了……啥,还联系不上了?”

    挂了电话,阿芙问,“六叔出什么事了吗?”

    “来投奔我了。”尹鹤从容地拿出手机,打开一个软件。

    那是监控父母身体数据的一个软件。

    他们,包括小鹭都带着尹鹤送的健康手环,这样就算自己人在国外,也能时刻关注他们的身体状况。

    嗯,心跳有点加速,血压有点上升,但基本正常,人没事。

    接着他又开始查找手机的定位。

    爸妈的手机也都是他给的,就算是关了机也能找到位置,而且安全系统一流。

    只是,手机和手环并不在一起,且都静止不动了。

    聂倩问,“要不今天就算了?先找叔叔。”

    尹鹤摇头:“我爸应该是手机被偷了,小事。”

    接着他给晓圆打电话,让她和小芳分别去两个地方。

    位置定位发到她们手机上了,还有老爸的照片,这时聂爷爷家也马上要到了~

    ………………

    两女要怎么分配任务?

    1、晓圆手机(小偷),小芳手环(六爷)。

    2、小芳手机(小偷),晓圆手环(六爷)。

    、两人一起,先手机(小偷),再手环(六爷)。

    4、两人一起,先手环(六爷),再手机(小偷)。

    ps:不同的分配方案和顺序会有不同的戏剧效果,请选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